【施政報告】「北部都會區」不切實際破綻太多 未來定要大執  倉促入市恐損失慘重

【施政報告】「北部都會區」不切實際破綻太多 未來定要大執 倉促入市恐損失慘重

News
By Dauk on 07 Oct 2021
Senior Editor

林鄭月娥於10月7日公布新一份《施政報告》,提出將「升級」港英時期延續至今的「新市鎮」規劃理念,轉而在邊境地區打造「北部都會區」,令其同以維多利亞港為核心的核心都會區並駕齊驅。《施政報告》計劃中的「北部都會區」將可容納250萬人居住,並提供超過60萬個就業崗位。儘管政府勾勒了一番頗有願景的藍圖,但要在短短十餘年間逆轉過去一百多年形成的城市空間,又談何容易?

疑問1: 新增的250萬個單位,給誰住?

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提出,北部都會區主要涵蓋元朗和北區兩地。目前兩地居住人口大約為90萬,這也意味著政府要在這一地區額外建造可供160萬人居住的房屋,令元朗、北區兩地人口接近目前港島和九龍總和。考慮到政府還要通過「明日大嶼」計畫額外興建可供70至110萬人居住的房屋,等於一次性騰出250萬人居住的空間。

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提出,北部都會區主要涵蓋元朗和北區兩地。目前兩地居住人口大約為90萬,這也意味著政府要在這一地區額外建造可供160萬人居住的房屋,令元朗、北區兩地人口接近目前港島和九龍總和。
Photo from Licensing

但同港英政府規劃新市鎮的上世紀70年代不同,目前本港人口數並未高速成長。即使不考慮近年的移民潮,按照政府統計處2019年推出的《香港人口推算2020-2069》報告,本港人口將從現在的750萬,成長到2030年的巔峰值810萬,此後便會一路下跌。在本地房屋長期「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情況下,新增的60萬人口該如何消化250萬人居住的單位呢?

疑問2: 人為改變城市中心,可能嗎?

政府的又一藍圖是配合大灣區和深圳前海發展,在邊境地區打造一個「第二城市中心」。類似的計畫內地各大城市都曾做過:例如北京試圖在郊區的「通州」打造第二中心,但目前除了市政府遷往當地,根本沒有能和天安門為核心的市中心媲美能力;天津的濱海新區在建設多年後,也被揭發存在嚴重的經濟數據注水,至今一蹶不振;而內蒙古鄂爾多斯的新城,如今更成為荒蕪的鬼城。

內地經濟活動高度依賴政府政策和規劃,尚且如此;在高度資本主義的香港,如果邊境地區真有如此多的需求,同前海和大灣區有密切往來的本地企業,早應該租下屯元天和上水的商辦大樓才是,「資本不會說謊」。事實上,疫情爆發前從西九龍總站到深圳福田核心區只需要15分鐘,和未來「北部都會區」到深圳的時間相若,但高鐵客量卻長期不及政府預期的一半,只能說明根本沒有如此大的商務需求來往深港兩地。

這樣的情況下倉促展開「北部都會區」,當地也只會成為下一個如天水圍,或內地其他新城一樣成為城市邊緣地帶,根本無從達到「第二中心」的效果。

內地經濟活動高度依賴政府政策和規劃,尚且如此;在高度資本主義的香港,如果邊境地區真有如此多的需求,同前海和大灣區有密切往來的本地企業,早應該租下屯元天和上水的商辦大樓才是,「資本不會說謊」。
Photo from Licensing

廣告
廣告

疑問3: 無法原區就業,是因為沒有土地,還是缺乏就業機會?

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提到過去發展的新市鎮「未能達致職住平衡、自給自足的目標」是事實,但將責任推給包括她本人任發展局局長在內的各屆政府,卻有失公允。事實上早在港英政府上世紀60年代建設荃灣、沙田、屯門等新市鎮時,已經預留了大量商業和工業用地,新市鎮在內地「改革開放」前也能做到「職住平衡」。隨後職位消失,乃因本港產業結構轉型至金融、服務等第三產業,而如上產業大多集中在市區所致;並非由於新界的土地不足。

排除掉本港已淘汰的傳統工業、早已在舊市區形成集群效應的金融服務業、由於地緣原因無法遷往北部的航運業,若要支撐起「原區就業」,政府就必須發展以高新科技為主題的「新工業」。但目前本港從事科技業人口只佔總就業人口的1.1%,排除房地產外的工業只佔GDP的1.0%,要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催谷一個行業產生,並不容易。

更何況,內地的深圳和珠三角一帶,經過三十多年的發展已形成完善的產業集群,相對本港具有規模優勢;當地的薪資水平更遠遠低過香港,具備薪資優勢;再加上鄰近地區不具備出入境管制,可自由吸納來自全國的大學畢業生,更具人才優勢;很難想像本港在此情況下可突圍而出。

排除掉本港已淘汰的傳統工業、早已在舊市區形成集群效應的金融服務業、由於地緣原因無法遷往北部的航運業,若要支撐起「原區就業」,政府就必須發展以高新科技為主題的「新工業」。
Photo from Licensing

總結:「北部都會區」是概念不是定數  謹慎入市以防重大損失

林鄭月娥在昨日下午的記者會上表示,政府未計過北部都會區的建設預算,又表示擴展土地「無可能會蝕」。對於一貫重視行政倫理的香港政府而言,「未計過數便提出計畫」過於荒誕,可以想見所謂「北部都會區」應該只是林鄭政府所提出的長遠願景和構思,離落實發展程序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結合其「願景」中諸多矛盾和不合理之處,想必未來最終版計畫不會如此冒進,受施政報告影響想在新界北土地房屋市場「大顯身手」的投資者們,還是先觀望一陣為好。

Text by BusinessFocus Editorial

BusinessFocus現長期徵稿。歡迎各投資界、商界人士、來稿交流對各種經濟、投資、物業、商業議題的獨特看法。如蒙投稿,請寄 info@businessfocus.io,另請附上不多於100字個人簡介及近照一張。 文章一經採用將由BusinessFocus編輯部潤飾,更會開設個人專欄。
【了解更多最快最新的財經、商業及創科資訊】
👉🏻 立即Follow Instagram businessfocus.io
👉🏻 追蹤 Telegram頻道 BusinessFocus 財經商業資訊站
Share to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