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印良品】疫情打擊全球經濟,高端生活雜貨無印良品市場地位「光環不再」?

【無印良品】疫情打擊全球經濟,高端生活雜貨無印良品市場地位「光環不再」?

Business
ByDaina on 18 Jul 2020 Digital Editor

全球零售業步入超級寒冬,日本零售商無印良品美國子公司日前申請破產保護,引起市場關注,讓許多原本經營已搖搖欲墜的零售業者備感壓力。相比之下,同為生活用品零售商,強調價格低廉的大創百貨(Daiso)近年來卻逆勢而生,旗下分店在全球遍地開花,成為消費者們最喜歡的生活用品百貨之一。疫情之下,大眾平價商品和精品消費,消費者會如何作出選擇?

無印良品誕生於上世紀90年代,正值日本房產泡沫夢碎的前期。
Photo from Licensing

經濟不佳影響消費者忠誠度?

無印良品誕生於上世紀90年代,正值日本房產泡沫夢碎的前期。當時民眾消費欲望普遍較低,無印良品主要以低價為切入點來吸引顧客,打造造型簡單且價格廉價的商品。隨著全球經濟和社會的發展,消費者開始對生活品質擁有更高的需求。加上消費主義抬頭,人們對於高端品牌的嚮往,讓一貫主打簡單設計的無印良品成為市場上的清流,受到許多消費者歡迎。

無印良品在進入各地市場之初就經歷了迅速走紅和繁榮擴張,受到各地「文青」的追捧。雖在日本被定位為低價大眾品牌,但無印良品在特定地區即「升級」為主攻中產階級的中高端生活品牌,成為高端商場的基本配置。但也讓消費者感到困惑,為何同樣的商品,在不同地區卻有了截然不同的「身份」。

無印良品在進入各地市場之初就經歷了迅速走紅和繁榮擴張,受到各地「文青」的追捧。
Photo from Licensing

可隨著市場百花齊放,許多同性質、但價格比無印良品更便宜的商品愈來愈多。乍看之下,一般消費者確實較難分辨堅持優良製作的無印良品,旗下產品和其他平價品牌推出的相似產品之間,真正的差異。市場上還是有很多消費者是以價格為優先考量,很快就能在市場上尋得更平價的替代品。該品牌近年來在多國的發展即受到阻撓,尤其是中國市場。據悉,無印良品在中國市場的定價遠高於日本市場。因市場競爭激烈,無印良品在中國不斷下調定價,截至目前為止,產品定價已迎來超過10輪的下調,導致在該品牌的市場定位愈來愈模糊。

疫情亦打擊該公司在日本主要市場的表現。據最新財報,截至5月底止第二季業績表現,無印良品營業虧損29億日圓。不僅如此,近來無印良品也深受南韓抵制日資公司、香港的政治抗議、日本的消費稅提高等事件影響,根據該公司2019財政年度,該公司收入和營業利潤已連續第二年下降。美國子公司更在近日申請破產。讓人不禁擔憂,這家以極簡家居商品聞名的家居品牌是否已告別巔峰時代,面臨經營史上最大難題。

廣告
廣告

不僅如此,近來無印良品也深受南韓抵制日資公司、香港的政治抗議、日本的消費稅提高等事件影響,根據該公司2019財政年度,該公司收入和營業利潤已連續第二年下降。
Photo from 「MUJI Malaysia」Facebook

疫情之下,低價格突圍而出?

疫情對零售市場打擊很大,陸續有不少知名零售品牌在疫情下破產或退出海外市場,不少專家都認為市場並不會迅速恢復正常,即使疫情消失後,消費者仍會傾向於節省開支。這個時候一個走低價路線的日本生活百貨零售商成功殺出一條血路。同誕生於日本的大創百貨(Daiso)靠著均一低價,薄利多銷,近年來在全球多地發展順利。該品牌誕生的時間比無印良品更早,於1970年代——日本經濟泡沫爆發幾年之後。當時人們因經濟條件不佳,放棄崇尚奢侈、追求名牌的消費習慣,開始注重產品性價比,價廉又物美的商品就成了眾多消費者的首選。

同誕生於日本的大創百貨(Daiso)靠著均一低價,薄利多銷,近年來在全球多地發展順利。
Photo from Licensing

那個時候「100日圓」成為經濟不景氣之下的產物,後來「統一標價」想法也迅速在全球遍地開花。顧客能夠用100日圓、1美元或15元港幣,買到價格低廉卻不乏精緻的商品。大創善於利用更低利潤率為其銷售策略佔有市場,由始至終從未轉型,銷售模式至今仍深受普羅大眾歡迎。

據資料顯示,大創2018年的營收額曾高達4548億日圓(無印良品2018年營收4097億日圓),日本國內有共3150家分店;海外分店已增加至1900家。其創始人就靠著銷售「便宜貨」,積累了近20亿美元的資產淨值。外界認為,疫情之後的市場並不會迅速恢復正常,消費者仍會傾向於節省開支,大創商品仍將成為許多節省一族的首選。

Text by BusinessFocus Editorial

Share to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