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亂過後  參眾兩院火速確認拜登當選    始於民粹  特朗普終因民粹淪孤家寡人

騷亂過後 參眾兩院火速確認拜登當選 始於民粹 特朗普終因民粹淪孤家寡人

News
ByDauk on 07 Jan 2021 Senior Editor

本港時間7日下午4時30分,隨著眾議院以282:138票數否決對賓西法尼亞州選舉結果提出反對議案,國會聯席會議終於確認選舉人團投票結果,宣告拜登當選。面對板上釘釘的結果,特朗普也發表書面聲明,表示結果「代表了偉大的總統任期的終結」,他又表示「儘管我完全不同意選舉結果,事實也證明我贏了,但我會保證1月20日的交接和平有序」。但在兩黨建制派和中間選民看來,這樣的「妥協」已來得太遲:特朗普選後的一系列操作,不僅沒為他帶來總統寶座,反而毀掉了他將來東山再起的機會。

伴隨總統之爭塵埃落定的,還有南部「傳統紅州」佐治亞州的選情。兩位民主黨候選人:民主黨33歲新星,紀錄片製作人奧索夫(Jon Ossoff)和自由派牧師沃諾克(Raphael Warnock)悉數擊敗現任的共和黨對手,令民主黨取得參議院50席同時,也幫助拜登實現完全執政的夙願。只要拜登有心有力,他在競選中承諾的向大型企業增稅、對互聯網企業施加更嚴厲稅賦、放寬移民政策,乃至拓展共和黨人眼中釘的奧巴馬醫保,都成為可能。當然,伴隨民主黨全面執政,黨內以桑德斯、沃倫等人為代表的左翼勢力也將對政策擁有更多話語權,對投資者來說可能不是個好消息。

如此看來:立場溫和保守,主張市場自由競爭、排斥民粹,尊重傳統價值的共和黨建制派可謂最大輸家。雖然說來有些絕對,但傳統共和黨支持者大致可分為三部分:其一,居住在城市近郊地區的中產階級和富裕階層;其二,被稱為「紅脖子」,大多居於鄉村的「老白男」;其三,則是南方州份基督教福音派信徒和支持者,三者互有重疊。特朗普上台後,約佔共和黨支持者兩成人的第一類人群紛紛沉默或倒戈,但後兩人卻因對特朗普的忠貞紛紛湧出投票。最終也造成4年來,共和黨和特朗普「支持率低迷,選舉結果還過得去」的奇怪現象。

但新冠疫情下,反特朗普民意群情洶湧。當對家也開始動員支持者,提高投票率時,特朗普的投票率早已無開採空間。基於其民粹立場,拓展中間選民支持也難上加難,最終造成2020大選慘敗。事實上共和黨建制派也想獲得中間選民支持,但身為「母雞」的特朗普在各地頻頻發表出位言論:從對手老年癡呆,到指控拜登叛國;從「把希拉里關起」,到「把奧巴馬送去審判」。就算是神仙,也無法及時切割。

另一方面,共和黨人並非沒想過「單幹」。但正如小特朗普在群眾集會上的囂張陳詞:「共和黨已不是共和黨人的,而是屬於特朗普的」,特朗普畢竟取得眾多共和黨支持者親睞。此時和特朗普切割,可能在初選中被針對懲罰,連選舉資格都沒有;不和特朗普切割,無法取得中間選民支持,也無法取勝。建制派就在這樣的憤怒中度過4年。

即使是大選結束後,特朗普依然綁架著共和黨。佐治亞州的選舉焦點變成「特朗普輸得冤不冤枉」,兩位候選人的地區基礎和政見反被磨滅;特朗普致電州長,要求找出1萬多張問題票,也令當地人頗為反感。共和黨建制派一直尋求脫身的機會,終於在今天,隨著大量受特朗普號召「進京勤王的」示威者衝入國會,機會來了。

媒體一直譴責下,共和黨建制派終於有勇氣集體跳船了:

副總統彭斯表示,不會阻攔拜登確認為總統,並把今天稱為「黑暗的一天」;

剛剛在佐治亞州選舉中失利的洛弗勒(Kelly Loeffler)改變立場,在國會上直言:憑良心,我已不能再反對這些選舉人結果;

廣告
廣告

共和黨前總統布殊(George Bush)說:暴動令人作嘔,令人心碎;

共和黨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說:阻止選舉人投票,將給美國和共和黨帶來永久傷害;

第一夫人幕僚長、白宮社交媒體秘書、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勞工部長計劃悉數辭職,和特朗普劃清界限;

如果不是特朗普承認20日和平交接,由內閣發起的彈劾也極大可能通過。

不可否認,如今的特朗普還存在極強的民意基礎,擁有數千萬鐵桿支持者。但特朗普本身募款能力極弱,在失去了共和黨奧援,甚至是集體抵制的情況下,想要在2024年或之後翻盤更是難上加難。而特朗普陣營憋足全力製造的「最後一戰」在譴責聲中匆匆收場,也將為其陣營士氣帶來致命打擊。

事實上,特朗普過去4年並非毫無建樹:美國經濟穩定中保持基本繁榮;外交領域雖惹來盟友不滿,但卻促成以色列-阿拉伯和朝鮮半島穩定;移民、醫保等社會問題上,也基本實現了選舉時的承諾。倘若特朗普在失利後,可收好情緒,不訴諸兩百多場證據薄弱的法律戰,而是在承認拜懸後,不斷營造「受害者形象」,反而利於凝聚選民士氣,進一步捆綁共和黨。

退一萬步說,只要特朗普能早一個鐘喝退示威者,令其在華府營造排場而非衝入國會,在黨內也會留下「強勢諸侯」,而非「制度破壞者」的印象,更不會同如今一樣樹倒猢猻散。

特朗普始於民粹,最終也敗給了民粹。

Text by Business Focus Editorial

Share to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