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BusinessFocus app
【共享財路?】從健身倉到KTV房,還有什麼不能共享?7種千奇八怪的共享項目。

【共享財路?】從健身倉到KTV房,還有什麼不能共享?7種千奇八怪的共享項目。

Business
By 喬雨 on 16 Aug 2017
Digital Editor

2017年以來,共享經濟的類型大大擴展。從最初的共享汽車,拓展到共享單車,似乎都還不夠,有不少更令人目瞪口呆。以下是中國大陸其中7項比較奇特的共享項目:

1.共享健身倉

視覺中國Photo from 視覺中國

近日,北京東部的部分小區出現了名為「覓跑」的共享健身倉,迅速引起當地市民的關注。據指,覓跑的健身倉配置有空調和空氣淨化設備,還採用智能玻璃門和內置電子屏幕。4到5平方米的密閉健身房內,配備了不少運動器械。運動器械主要分跑步機、動感單車、橢圓機等主體倉,其中跑步機佔多數。用戶可以在手機App上預約、掃描QR碼開門按時付費,整體的配置以自助和智能化為主題。

共享健身倉項目「覓跑」在一周內便獲得由獵鷹資本、經緯中國、信中利資本合鯨創投等投資的兩輪共2500萬元融資,估值超過1億人民幣。

有市民說:「有了這個肯定是方便的,但不知道具體的體驗會是怎麼樣。畢竟是密閉空間,雖然有空氣淨化器,還是比較擔心跑步環境的衛生和跑完後的清潔問題。」

2.共享寶馬

SinaPhoto from Sina

上星期,一家共享汽車公司將一批共享寶馬汽車放在遼寧瀋陽的街頭上,進行路面測試。該公司計劃共投放1,500輛,覆蓋瀋陽市核心區域。用戶需要下載App,註冊並上傳駕駛執照,繳納999元按金以扣除違例罰款及用車費用,之後只需要掃描車身的QR碼就能解鎖汽車。

據指,共享寶馬汽車每公里收費1.5元,每天最高收取200元,駕車期間的油費由營運商承擔。此外,用戶可免費任意在瀋陽1400多個停車場的22萬個車位停放共享寶馬汽車。據稱,該公司計劃以瀋陽為起點,將共享寶馬汽車推展至全國,包括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西安等地。

3.共享籃球

視覺中國Photo from 視覺中國

共享籃球是在充電寶之後的一個引發關注的項目。它和此後出現的共享雨傘一樣,都是引發廣泛質疑的共享項目。

目前市場上有「豬了個球」、「一元體育」、「891 共享籃球」和「敢拍共享籃球」等數家企業。其中,「一元體育」和「豬了個球」都先後宣布獲得千萬級Pre-A輪融資。

共享籃球企業認為大量籃球愛好者在打球過程中面臨忘記帶球、帶球麻煩、臨時打球、買球容易丟掉、經常被借球、帶球人先走和隨身物品存放等問題。

以「豬了個球」為例,其主要通過電子儲球櫃運作,用戶通過微信公眾號平台掃描碼取球,並提供控制櫃門、鎖定和計費等功能。

4.共享雨傘

視覺中國Photo from 視覺中國

目前,市場上已經出現魔力傘、OTO、E傘、JJ傘和春筍雨傘等十餘家共享雨傘企業,其運營模式主要分兩種:一種是設置櫃機的「有樁式」借取,操作方式類似共享充電寶和早期的城市公共單車,用戶無需下載App,掃描機身上的二維碼,按提示操作即可借還雨傘。

另外一種是「無樁式」,可以滿街投放,雨傘本身裝有定位裝置和智能鎖。用戶在手機上安裝App後,查看並找到附近可使用的雨傘後,在App上繳納按金和租金,掃描傘身上的二維碼獲得密碼,開傘使用,收傘就算送還。

據媒體的統計,目前共享雨傘市場有10餘個玩家,只有6家獲得融資,且均為天使輪。

5.共享KTV

視覺中國 Photo from 視覺中國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共享KTV迅速佔領了北上廣深等地的各大商場、電影院和遊戲廳等人流較密集的公共區域。一個個只有不到2平方米,三面都是玻璃的共享KTV,可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一台選歌系統、一個大屏幕、兩個高腳凳、高感知度的麥克風和頭頂的燈光,瞬間營造出的K房氛圍。在一些需求較大的商場,還經常見到共享KTV門口有人排隊。

共享KTV還稱作線下迷你KTV。據統計,目前已經入局迷你KTV的品牌有10多家,主流品牌包括友唱M-bar、咪噠miniK、WOW屋、聆噠miniK、愛唱Love sing等。

今年2月份,唱吧宣布投資咪噠miniK運營公司艾美科技數千萬元人民幣;4月,友唱M-bar隨後也宣布獲得6000萬元A輪投資;8月,「迷你」KTV對外正式宣布獲得獵鷹創投的數百萬天使輪融資。

6.共享書店

視覺中國Photo from 視覺中國

7月16日,合肥新華書店三孝口店開啟了「共享書店」的經營模式,用戶在該店內,只需下載「智慧書房」App,支付99元的按金即可享受單次掃描碼借閱總值低於150元的兩本圖書,不過需要在10天之內歸還。

讀者還可以在App中展示自己的藏書,記錄圖書的評價並以書會友。

「共享圖書的初衷是為讀者消除閱讀成本、降低閱讀門檻、提高閱讀頻次。」

店長表示,有些家長會為孩子購買很多圖書,但隨著孩子成長,這些圖書便不再為孩子需要,造成了一定浪費;同時年輕人購買暢銷書,讀過一遍後也不會再讀,也造成了一定浪費。因此基於這些原因,安徽新華發行集團決定啟用「共享書店」模式,促進圖書資源的有效利用,並用借閱的時間期限督促大家讀書。

7.共享睡眠艙

視覺中國Photo from 視覺中國

7月初,北京、上海、四川等地出現了「共享睡眠艙」。用戶只需用手機輕輕一掃二維碼,無需身份登記,就可以低廉的價格享受私密的睡眠空間。

有內地記者體驗了上海一處共享睡眠艙後,認為艙內比較悶熱,枕頭被褥都有些潮濕,可充電但無wifi和電扇。

但這種「共享睡眠」概念還沒來得及讓大多數民眾試用,就被當局暫停運作。

據報道,7月中旬,位於北京市中關村地區的一處「共享睡眠艙」被關,而位於銀河SOHO的「共享睡眠艙」也暫時停止了營業;7月17日下午,上海類似的項目「共享床鋪」也被叫停,上海市公安局表示,因為這個新模式尚未獲得消防許可,也沒有賓旅館特種行業經營許可。

北京晚報Photo from 北京晚報

對於這些花樣百出的共享生意,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指,有些項目並不是所謂的共享或分享,不排除只是借勢炒作或營銷。

李俊慧表示,現在大多數打著「共享」或「分享」旗號的模式,很多不是盤活閒置,而是專門購置或生產用於出租經營,「但不論是閒置盤活,還是轉物出租,能在不同時段滿足更多人的使用需求,降低用戶對特定物所有權的擁有期待,都對提高特定物的利用效率有積極的作用和價值」。

早前中國官方媒體人民日報刊出了一篇文章,指要做好共享經濟,不能只把共享當成噱頭,而缺少真誠。創業者在商業佈局的同時,更應該注重線下服務,尤其是向用戶提供良好體驗,否則辛苦搶占的先機有可能得而復失。而對相關部門來說,監管是共享業態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不容有失。以讓「青少年想唱就唱」的迷你KTV為例,它的出現滿足了年輕人的訴求,但也給文化行政部門和執法機構提出了管理難題,例如經營者是否應該取得相關許可?未成年人的權益又該如何保障?

 

資料來源: Sina, The Paper, The Paper

【了解更多最快最新的財經、商業及創科資訊】

👉🏻 追蹤 WhatsApp 頻道 BusinessFocus

👉🏻 下載 BusinessFocus APP

👉🏻 立即Follow Instagram businessfocus.io

最新 金融投資熱話專頁 Market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