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角力 時代紅利幸運兒的未來

中美角力 時代紅利幸運兒的未來

Bloggers
By 卓憲文 on 16 Aug 2022
資深傳媒人

8月以來,台灣海峽兵凶戰危,中國大陸一度將軍演範圍劃進台灣領海和內水,令人擔心戰爭一觸即發。好在後來解放軍的軍演烈度遠不及預期,只是發射若干枚舊型導彈到台灣外海,威脅中的戰機飛越台灣縮水成派無人機到金門上空偵察。至於台灣上下則早已適應大陸的文攻武嚇,生活一切如常,金融市場毫無波動,還有人特意前往距離軍演地最近的小琉球觀賞。

北京的克制有多方面原因,首要的自然是二十大即將在10月召開,需要相當穩定的政治環境;加之國內經濟情況正處在千禧年來最糟糕時期,都降低北京動武的意願。

8月以來,台灣海峽兵凶戰危,中國大陸一度將軍演範圍劃進台灣領海和內水,令人擔心戰爭一觸即發。Photo from BusinessFocus

然而,中國海空軍力量近年提升速度飛快,無論是早前已全面服役的殲-20、055大型驅逐艦;以及未來數年將投入使用的福建級航母和殲-35隱形艦載機,至少在紙面數據上已和美國現役裝備無甚區別。當中美國軍力平衡逐漸倒向北京一側,中國經濟下行因人口結構改變幾乎無法逆轉,加上民族主義聲音高企,「武統台灣」漸成主流民意。即使今日台海仍維持和平,未來爆發戰爭的可能性也趨向無限高。

那麼,倘若台海戰爭爆發,對香港和一般香港人來說意味著什麼?

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我們不妨回看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美國和西方國家的制裁措施。一系列制裁包括:停止盧布和主要國際貨幣間的結算、終止俄羅斯和西方國家間大部分貿易、限制西方企業在俄羅斯投資和經營,以及切斷西方科技技術和產品進入俄羅斯。制裁的結果是:俄羅斯工農業和支柱能源業從業人員收入非但未受影響,還因油價高企和盧布升值反而受益。但在莫斯科、聖彼得堡兩大都會,三十多萬外企員工一夕失業,金融和外貿從業人員陷入絕境;依靠旅遊業的南部地區經濟幾乎清零,以俄羅斯航空為代表的航運交通業,已經窘迫到要拆除全新的330客機來獲取零件。

換而言之,無論是和西方經濟體主動脫鉤,或是遭遇制裁,倒霉的並非全體國民,而是外向型經濟行業的從業人員。套用到中國身上:北方的重工業會因突然增加的軍工需求走出蕭條;輕工業在中國完整的工業體系下也不會受太大衝擊。但外貿、金融、航運這些極度依賴外部市場的行業則可能被動態清零。

而在中國的主要都會中:北京承擔的政治責任遠多於經濟責任,即使在鎖國狀態下也理應會得到最多保障;上海作為中國最主要的工業中心,即使內部金融外貿行業受衝擊,依然能穩住民生。至於香港,政府口中的四大支柱行業金融服務、旅遊、貿易物流、專業和工商業支援則都依賴對外經濟聯繫。可以說注定要成為經濟脫鉤及制裁下,前景最淒涼的城市。

廣告
廣告

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數據,以上四大行業雖然只佔本港GDP的55%以及就業人口的41.1%。但任何經濟體都有上游產業和下游產業之分。以香港目前的情況,以上四大產業屬香港競爭力核心,吸引大量資本同時也令從業人員獲得普遍高薪,如此一來才自然形成繁榮的零售餐飲行業為其服務,也才能支撐起本地的高房價。有了高房價和高地價,政府才能獲得充足預算,令醫生、教師、社工、公務員獲得遠高於全球平均水平的高薪⋯⋯而一旦上游水源枯竭,無論是專業人士或是地盤工人,都只能食穀種。

然而,包括香港在內的中國遭遇俄羅斯版制裁可能已是較樂觀的估計。雖然俄羅斯行為遠比中國具侵略性,但由於其經濟不景,綜合國力衰微,早已不被美國視為主要戰略對手。俄烏戰爭爆發前,包括布熱津斯基、米爾斯海默在內的美國政治學家更頻繁提議美國應放棄烏克蘭,轉而和俄羅斯戰略和解,集中力量對付崛起中的中國。事實上,在俄烏戰爭爆發初期,拜登對援助烏克蘭都興致了了,到後期也清晰劃定紅線:美國和北約軍隊不會進入烏克蘭境內,也不會和俄羅斯發生直接衝突。

以香港目前的情況,以上四大產業屬香港競爭力核心,吸引大量資本同時也令從業人員獲得普遍高薪,如此一來才自然形成繁榮的零售餐飲行業為其服務,也才能支撐起本地的高房價。Photo from BusinessFocus

與之相對,美國近年來已逐步修正對台戰略模糊政策,拜登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提及美國將保衛台灣,而台灣有事即日本有事的理念也在日本漸成主流。加之一旦北京事實上統治台灣,不僅會撕開美國第一島鏈的缺口、控制全世界最主要半導體生產基地,還能把持台灣海峽附近的國際主要航道,並利用台灣東部的軍事設施進一步威脅美國在關島和沖繩的軍事存在,以上現實都意味著美國介入台灣的力度和意願遠比烏克蘭要強。

香港在冷戰時期作為中國和西方間的窗口,大發利市;民間因此形成了一種認知:即中國和西方關係惡劣時,香港依然可以左右逢源,獲取利益。但撇開當時香港是作為西方陣營的橋頭堡這一最關鍵因素,整個冷戰時期美國的戰略對手都是蘇聯,中國是可交往甚至可合作的對象。而當年香港的宗主國英國,相對美國對北京的態度則更友好,早在1951年便撤銷對國民黨政府的承認,改認北京為中國合法政府。以過往歷史評估如今香港處境,有如刻舟求劍。

而身在香港的人們也該開始思考:過去自己幾倍於國內或外國同行的薪水,究竟是因為自身能力高超,抑或只是時代紅利的幸運兒。

卓憲文

免責聲明:本網頁一切言論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如因相關言論招致損失,概與本公司無涉。投資涉及風險,證券價格可升可跌。

【了解更多最快最新的財經、商業及創科資訊】

👉🏻 下載 BusinessFocus APP

👉🏻 立即Follow Instagram businessfocus.io

👉🏻 追蹤 Telegram頻道 BusinessFocus 財經商業資訊站

最新 金融投資熱話專頁 Market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