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能醫不自醫的保險公司|BF專欄

【新冠肺炎】能醫不自醫的保險公司|BF專欄

Bloggers
ByLawrence Fong on 15 Jul 2020

保險業的發展自疫情以來基本上沒有受到太大影響,這從保監局的數據中可見一斑。觀察了用2019年的季度數據,可見香港保險業的年度化保費增長平穩,無錯,是「增長」及「平穩」,最近已經很少用這2個詞去形容全球經濟。   全港保險公司於2019年的累積總年度化保費如下:   1至3月: $36,067,203,000 1至6月: $73,458,729,000 1至9月: $101,046,933,000 1至12月: $121,270,791,000   大家可以見到,保險業務真的是四季通行,全年無休地增長。當中有賴於其進可攻,退可守的「特性」。「有事保障,無事儲蓄」是所有保險從業員都識的口號,作為消費者的大家就會聯想到保險產品可以為自己提供保障,以備不時之需;而部份保險有儲蓄功能,可以為客戶資本增值。另好當大市好的時候,保險公司的長短期儲蓄產品大行其道,挾著回報比銀行定期高,風險比股票投資低的定位,贏得不少投資者的支持。   不過保險公司亦不是神,不能變錢出來去應付大家的保障賠償和預期儲蓄回報,保險公司也是靠投資去賺取回報。所以如果市況轉差的話,保險公司亦會損手,只是因為資本的基數大加上分散投資,所以承受風險能力會比一般人高。但如果遇著市況差加上索償數字上升,如疫情出現,那保險公司都會「出事」。   筆者之前說過美國已經有保險公司拒絕部份被認為風險較高的人士投保,而台灣最近亦開始有不少關於保險公司「保費懸崖」的預測,認為未來保險公司所收取的保費將有機會不足以回應各項索償所需。我們香港的保監局亦對此有所行動,「加強其對保險公司滙報償付準備金水平的要求,並就利率和股市持續下跌、信貸息差拉闊等情況進行壓力測試。」   但這對保險公司的結構性問題幫助不大,始終保險是一門風險業務,以自己的投資抵銷客戶的投資,投資風險難以避免。現在惟望疫情快點過去,否則長此下去,難保世界各地會有保險公司再次出現08年金融海潚的AIG事件。   資料來源: 保險公司監管,蘋果日報

(本文經由博客Lawrence Fong授權轉載,並同意BusinessFocus編輯文章與修訂標題。文章內容為博客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廣告
廣告

Text & photos: Lawrence Fong

保險

Share to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