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源頭是不是蝙蝠?那些年SARS病毒的「尋兇之旅」

【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源頭是不是蝙蝠?那些年SARS病毒的「尋兇之旅」

Inspiration
BySharonon09 Feb 2020 News Assignment Editor

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至今仍未查明,鍾南山曾經在1月的訪問中提及有機會是竹鼠、獾一類的野生動物。不少專家從蝙蝠懷疑到蛇,甚至是水貂,但仍沒有明確照病毒從動物傳到人的完整過程,為什麼找到源頭這麼難?

大家可以從近年最為人廣知的SARS在尋找源頭的故事中,看看「尋兇」的過程有幾曲折。

SARS:鎖定果子狸後,歷經10年才找到「真兇」蝙蝠

首例SARS病例確診後,專家就開始尋找病毒的來源。三個半月後,研究者發現廣東省野生動物交易市場的果子狸體內存在冠狀病毒,並且與病人的SARS冠狀病毒基因同源性超過99%(幾乎一樣)。因此直接將病毒帶給人類的動物是果子狸。

果子狸
Photo from Licensing

專家以為已經找到了源頭,但擴大範圍調查養殖及野生果子狸時,發現它們多數並沒有感染SARS冠狀病毒,也就不能傳染人類。而且,用病人體內的SARS冠狀病毒感染果子狸,它們也會生病。通常既能攜帶病毒,又不會得病的動物才能長期儲存並播散病毒,要是自己難受得動不了就沒法傳染別人了。

之後經歷了10年,專家才找到了「真兇」,它既能在自然環境裡長期保存這種病毒,並將其傳給果子狸的動物(自然宿主)。多國專家合作從大耳菊頭蝠體內分離出一種與SARS冠狀病毒很相近的病毒Bat SL-CoV Rp3(與SARS冠狀病毒全基因一致性達92%)。由於多數蝙蝠都攜帶這種病毒,蝙蝠本身又沒有生病,符合自然宿主的條件。

但這些蝙蝠病毒亦不是SARS病毒的直接祖先,因為8%的差異剛好影響了關鍵功能:SARS病毒有開啟人類細胞的鑰匙,與人類身體的某種轉換酶結合才引致嚴重的呼吸症狀,但已發現的蝙蝠病毒沒有,不能進入人體細胞。之後專家又花了數年在各地尋找,直到SARS消失10年後,才從雲南的中華菊頭蝠身上找到握著同樣鑰匙的病毒。雖然這些病毒也與SARS冠狀病毒存在差異,但同住一個洞穴的蝙蝠們體內存在很多種病毒,可以互相組合拼接成SARS冠狀病毒,將「凶器」轉移給「凶手」。

WUHANVIRUS
Photo from Licensing

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動物宿主究竟是誰?

過往研究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症,令科學家對病毒的認識多了不少了解,亦為今次新型冠狀病毒尋找源頭帶來了不少便利。最新幾項研究認為這次新出現的冠狀病毒還是來自蝙蝠。基因檢測顯示,2019新型冠狀病毒與雲南發現的中華菊頭蝠攜帶的病毒全基因水平一致性高達96%,與浙江省舟山中華菊頭蝠攜帶病毒一致性近90%。

但由蝙蝠傳至人類的過程仍有很多未知因素。蝙蝠直接傳染人,還是與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症相似,蝙蝠先傳染某種華南海鮮市場的動物,再由這種動物將病毒傳遞給人?這些都等待著進一步的研究來揭曉。

隨著人類活動區域擴大,野生動物攜帶的病毒感染人可能成為今後疾病的趨勢。避免感染最有效的方式是減少對野生動物棲息地的侵擾,杜絕野生動物交易。肆意捕捉野生動物進食,破壞生態系統,大自然終會讓人類付上應有的代價。

Text by BusinessFocus Editorial

Share to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