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手送餐途中猝死 餓了麼拒負責 家屬憤怒提告「應救、能救卻未救」

騎手送餐途中猝死 餓了麼拒負責 家屬憤怒提告「應救、能救卻未救」

Business
By Chin on 22 Nov 2022
Digital Editor

近年內地外賣行業迅速發展,但有關外賣騎手的勞動保障、勞資糾紛等問題不斷。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11日公開開庭審理,宣判一宗外賣騎手送餐途中猝死引發的生命權糾紛案。據了解,外賣騎手劉某某在深夜送餐途中猝死,家屬將外賣平台餓了麽訴至法院,認為平台未盡救人義務,要求賠償200余萬元(人民幣,下同)。但餓了麽及用工單位均否認與劉某某存僱傭關係,自認無責。後經法院審理認為,餓了麽及用人單位在本案件中均有過錯,最終判決兩者共計賠償劉某某家屬150余萬元。

事發於2021年5月19日凌晨,外賣騎手劉某某外出送餐,不料在途中突發疾病倒地,數小時無人發現,最終因腦幹出血導致中樞性呼吸循環功能障礙而身亡。其家屬指,劉某某生前系某平台外賣騎手,在其送餐途中,平台可以定位到每一位騎手的實時位置。因此家屬認為,外賣平台作為僱主,應有義務關注僱員的實時工作情況,發現騎手行動異常時,應及時與其取得聯繫、了解情況並施以救助,但在劉某某出現意外的整個過程中,外賣平台「應救、能救,卻未救」,因此平台應承擔賠償責任。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11日公開開庭審理,宣判一宗外賣騎手送餐途中猝死引發的生命權糾紛案。Photo from 新浪

不過,餓了麼向法院提出申請追加被告,指平台與某信息技術公司簽訂了《外包服務合作協議》,騎手相關業務實由該信息技術公司負責。劉某某家屬隨之亦要求該信息技術公司承擔賠償責任。在庭審中,餓了麼與信息技術公司均辯稱,對劉某某的死亡不存在過錯、責任。其中餓了麼強調平台「只是提供信息居間服務」,並不實際經營任何配送服務,不應對劉某某死亡承擔責任。信息技術公司則稱,與劉某某簽署書面合作協議後,劉某某就自行下載外賣App,自行接單、配送,工作時間、地點等都是自行決定,且公司已為其買保險,其死亡自有保險賠償,公司不應再承擔其他賠償責任。

朝陽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中,劉某某與該信息技術公司存在「合作關係」,符合僱傭關係特徵,包括為員工繳交法律規定相關稅款、支付報酬等,故該信息技術公司作為僱主,對劉某某的勞動保護措施與其勞務活動存在直接內在聯繫,因此,信息技術公司應對此承擔主要責任。至於餓了麽作為平台運營主體,能實時掌握劉某某的配送情況,但卻在劉某某配送異常情況的發現、跟進、處理機制上,以及將異常信息及時回饋予配送人員所屬配送公司方面有所失誤,導致劉某某的異常情況未能得到及時處理,因此餓了麽亦應當承擔其過錯相應的責任。另外,劉某某也應了解自身狀況,感不適時應及時停止超負荷接單,以免意外發生。

廣告
廣告

餓了麼和信息科技公司合共賠償劉某某家屬157萬元,加上意外保險賠償60萬元,家屬合共獲賠217萬元。Photo from 新浪

最終,法院認定劉某某自身承擔10%的責任、平台運營方公司承擔20%的責任,某信息技術公司承擔70%的責任。餓了麼和信息科技公司合共賠償劉某某家屬157萬元,加上意外保險賠償60萬元,家屬合共獲賠217萬元。

事實上,內地外賣騎手在送餐過程中發生意外死亡,且因未與平台簽署勞動合同而不能得到賠償的事件並不鮮見,反映出在新業態下,勞動者的權益保障漏洞的問題。此外,過度勞累甚至過勞死已成外賣騎手的普遍現象。相關數據顯示,內地有84%的騎手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僅14%的騎手每天工作8小時;而北京市騎手平均每天工作11.4小時。大多數騎手都是通過延長工作時間來提高送單量、增加收入。這也導致騎手過勞的問題惡化,提高職業病的風險。

Text by BusinessFocus Editorial

【了解更多最快最新的財經、商業及創科資訊】

👉🏻 下載 BusinessFocus APP

👉🏻 立即Follow Instagram businessfocus.io

👉🏻 追蹤 Telegram頻道 BusinessFocus 財經商業資訊站

最新 金融投資熱話專頁 Market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