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寄生族】以電影批判社會流弊,從街頭抗爭變奧斯卡名導的奉俊昊

【上流寄生族】以電影批判社會流弊,從街頭抗爭變奧斯卡名導的奉俊昊

Inspiration
Bychunon11 Feb 2020Digital Editor

南韓導演奉俊昊憑執導的《上流寄生族》改寫奧斯卡紀錄,橫掃四個獎項,成為史上第二位奪獎的亞洲導演。奉俊昊多部作品均充滿黑色幽默,批判着社會流弊、貧窮懸殊等多種「荒唐」現狀,事實這種風格或許與其經歷有着重要關係,事關他年輕時曾參與學運,在街上投擲汽油彈而被捕,更試過被總統列入黑名單之中。

上流寄生族
Photo from 上流寄生族

奉俊昊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末,雖然他在多部電影中對於基層平民生活有細膩的演繹,但其實自己來自一個充滿文人氣息的「名門世家」,外公為著名大文豪朴泰遠,父親是設計師,兄長、姊姊分別是畢業於知名大學的教授及時尚設計師,奉俊昊本身也是畢業於名校延世大學的社會學系,其生路歷程要由上世紀八十年代講起。

walkerart
Photo from walkerart

1980年代,南韓正值走向民主化,當時爆發反軍政府統治,各地示威四起,先後有「光州事件」、「六月民主運動」,連串抗爭不乏大學生參與,當中延世大學生李韓烈於1987年6月示威中,被警方發射催淚彈擊中後腦傷重不治死亡,同年首爾大學朴鍾哲因參與學生運動被捕,遭警方拷問致死,進一步觸發示威浪潮。

韓國民主化運動紀念基金會
Photo from 韓國民主化運動紀念基金會

生於那個世代的奉俊昊,於1988年入讀延世大學,時代及學習環境都使他跟大部分學生一樣滿腔熱誠,抱有理想,更在街頭上抗爭,他去年在美國曾憶述:「雖然極權體制在1987年結束,但軍政府仍在1988至1992年間掌權,我與很多學生參與示威,那時幾乎每天都抗爭,上三小時課,吃飯後,就去抗爭兩小時,然後再上課。」

韓國民主化運動紀念基金會
Photo from 韓國民主化運動紀念基金會

當然奉俊昊的抗爭歷程也不乏警民衝突、催淚彈橫飛時刻,他曾稱:「催淚彈氣味很難形容,很刺熱、很會令人作嘔,有時我會在夢裏聞到這種味道。」奉俊昊因投擲汽油彈而被捕,他又言:「試過與同伴拿清水溝天拿水製作殺傷力較低、較『人道』汽油彈。當與那些被徵入伍而派遣現場的年輕人對峙時,我們沒有很想去傷害對方,然而彼此都很暴力。」

韓國民主化運動紀念基金會
Photo from 韓國民主化運動紀念基金會

那時候的奉俊昊不愛讀社科,反而喜歡去看電影,讀書時加入電影學會,埋首研究多部電影,就連示威時也會找空檔去看電影,他曾稱:「其實我不懂社會學,精力都花在看電影。」畢業後,奉俊昊去了「韓國電影藝術學院」(KAFA)讀書,由低做起,開始了自己的創作路,近廿多年生涯,作品不過十部,但大部分均能從商業與文藝間拿捏到平衡,而迎來讚譽。

殺人回憶
Photo from 殺人回憶

奉俊昊所執導的作品總離不開社會時弊、制度不公、人性醜惡等,題材看似「老生常談」,但呈現出來卻總是「拳拳到肉」,如2003年的《殺人回憶》改編真人真事的懸案「華城連環殺人案件」,諷刺警暴、探討公義能否凌駕於法律以之上,結果獲獎無數,被公認為韓國影史上最好的電影之一。

韓流怪嚇
Photo from 韓流怪嚇

2006年的《韓流怪嚇》以怪獸探討「災難」本質是「人禍」還是「天災」,又暗諷美韓之間的政治關係,此戲打破韓國電影史多項紀錄;2013年的《末日列車》把社會的階段衝突、既得利益者與非既得利益者的概念表達出來,在海外獲歐美媒體讚賞;剛橫掃多個獎項的《上流寄生族》也是批判着南韓、甚至是全世界都存在的社會流弊。

festival-cannes
Photo from festival-cannes

對社會抱着情懷的奉俊昊,除了把個人對世界的感悟轉化成電影之外,在現實裏亦不忘仗義執言,如像1999年,為捍衞本土電影配額,而參與「光頭運動」,正因為這種批判風格,更使他曾被前總統朴槿惠政府列於「藝文界黑名單」(不獲資金支持、限制拍攝)。對於自己為何熱衷於描述各種現實的荒謬與不公,奉俊昊曾這樣說道:「很多人都覺得我是一位很出色的諷刺時弊者,但是我覺得作為一位南韓的導演,我沒有選擇。」

 

Text by BusinessFocus Editorial

Share to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