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熱話】《彭博》比較香港示威與法國黃背心,林鄭月娥能像法國馬克龍那樣平息事件嗎?

【社會熱話】《彭博》比較香港示威與法國黃背心,林鄭月娥能像法國馬克龍那樣平息事件嗎?

Finance & Property
By喬雨on31 Jul 2019Digital Editor

香港的《逃犯條例》修訂風波愈演愈烈,由一開始民眾只是反對一條條例的修訂,近月逐漸演變成對政府管治作風不滿、要求獨立調查警方和要求更民主的政制等多個重大社會議題,連續兩個月的大型抗爭,毫無平息的跡象,而香港政府似乎都手足無措。《彭博》文章分析指,香港的反修例運動與法國的黃背心運動十分相似,黃背心運動的示威最近慢慢緩和,香港政府又能否從黃背心運動的發展借鏡呢?

Licensing
Photo from Licensing

黃背心運動的背景

黃背心運動是法國一場於2018年11月17日開始的抗議運動。示威者起初因為不滿油價持續上揚以及馬克龍政府調高燃油稅而上街抗議,但是訴求迅速擴大到其他如提升草根及中產階級的生活水平以及要求法國總統馬克龍下台等。

示威者穿著螢光黃反光背心,因為法國自2008年起立法規定汽車車主在車上要備有反光背心,在處理車輛事故或故障的時候需穿著,使其他車輛可察覺而避免車禍。因燃料稅調漲政策首當其衝而發起示威的汽車車主便以黃背心作為這次示威運動的象徵。

在運動高峯時期,數以萬計的示威者經社交媒體在每個周六組織示威。示威者行動非常激進,會搶劫商店,甚至破壞巴黎凱旋門。

Licensing
Photo from Licensing

香港示威與黃背心運動的異同

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接受《彭博社》訪問時指,認為黃背心運動有啟發性,最直接的相似之處是行動的延續,最不同的是法國的示威有搶劫、破壞車輛或者燒的士,而香港沒有。

香港的示威比黃背心運動較和平,破壞的建築物都是有政治象徵的立法會大樓與中聯辦,而非商店和名勝古蹟。

其中一個最大的相似地方是兩者都沒有「大台」。黃背心運動並無特定的政黨或工會領導,主要通過社交媒體傳播。至於香港,多名社運領袖都在2014年的佔中運動後因種種原因入獄,在沒有領軍人物下,市民以Telegram、網上討論區等平台組織行動,抗爭方式變得更靈活多變。

但是,黃背心運動中,馬克龍是「離地」精英階層的象徵,在香港示威者眼中,特首林鄭月娥卻是中國政府欽點的領袖。

BusinessFocus
Photo from BusinessFocus

馬克龍的應變方法

馬克龍起初數周漠視示威,但迫於國內沸騰的民怨,12月5日,馬克龍決定徹底取消在2019年上漲燃油稅的計劃。他更於12月10日發布電視講話,宣布多項惠民政策,包括將2019年的每月最低薪資上調100歐元、宣布100億歐元的稅務減免,鼓勵僱主向雇員發放2018年年終獎。他還宣布不再對養老金領取者徵稅,堅持用財產團結稅取代增加財產稅。

馬克龍又設立平台發起全國大辯論,舉行了過萬場地方城鎮會議,累積數百小時的總統對話時數,讓市民發聲,令黃背心示威聲勢減弱。

黃背心運動的其中一個教訓是,如果沒有足夠的回應,示威活動很快就會使政府無法制定其他政策,並會無限期拖延下去。

香港社會又有什麼可以借鏡呢?

Text By BusinessFocus Editorial

Share to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