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專欄】紅顏薄命,卻要為經濟衰退背黑鍋

【BF專欄】紅顏薄命,卻要為經濟衰退背黑鍋

Bloggers
By艾瑪 沈 on 19 Jun 2018

從前有一位歌女,嫁給了一個男子。後來,這個男子當上了國家元首,她也成了第一夫人。她時尚端莊、美貌得體、神采飛揚,她關心慈善,維護底層人民和女性的權益。因此,備受外國媒體稱讚,受廣大臣民愛戴。

說到這裡,你心中一定有個光輝形象就要呼之欲出了吧。

不過,今天,我講的是在遙遠的國土上的另外一位。

為什麼我一個財經作者要寫一位異域女子的故事呢?

這些天,百老匯著名音樂劇《貝隆夫人》正在香港公演。恰巧,阿根廷比索遭遇斷崖式下跌,通貨膨脹驚人,讓阿根廷再次成為金融界的關注焦點。而貝隆夫人又一次被人推出來作為歷史的罪人。

紅顏薄命,33歲便香消玉殞。死後屍體還被鞭刑、被人在多個國家搬來搬去,難以入土安眠。國家經濟不好了,還會時不時被人拿出來罵上幾句紅顏禍水。

看來,古今中外都一樣。夏朝亡于妹喜,商朝亡於妲己,周朝有褒姒,吳國有西施,唐朝是楊玉環,明朝是陳圓圓......但凡女子,能走到男權社會的頂端,總會有各種羡慕嫉妒恨的讒言所環繞,然而,事實究竟如何,卻也只能透過這些言論和記錄,初窺一二

既然是紅顏,必然美豔無雙。讓我們先看看她長什麼樣:


/百度百

果然溫婉美麗,端莊高貴吧?!

她是阿根廷的貝隆夫人。全名:伊娃·貝隆(María Eva Duarte de Perón)。明年57日,就將是她誕辰100周年了。

提起阿根廷,第一反應就是阿根廷球隊,有馬拉多納、有梅西;或許會想起常常被文青穿在身上的革命家切-格瓦拉;或許也會聯想到阿根廷探戈,節奏如戰鼓一般短暫激烈,舞者神情冷然幽怨,步伐堅定沉穩,讓你忍不住注目其中。

然而,說起貝隆夫人,所知者寥寥。僅有的一些,也不過是從歌劇和電影《貝隆夫人》中,聽過她的故事。

在破產邊緣的阿根

美元走強,引發資本加速撤離新興市場。國內經濟嚴重依賴外國資本,平日裡就““持續性小貶,間歇性大貶””的阿根廷比索,首當其衝。

今年以來,阿根廷比索兌美元匯率下跌超過40%。阿根廷央行在一周內加息三次,把利率提高至40%,並動用50億美元外儲干預匯市,卻仍未能阻止阿根廷比索的跌勢。民眾恐慌,繼續拋售比索,國內通脹也持續走高。

阿根廷的通貨膨脹已連續11年超過兩位數。IMF統計顯示,阿根廷已成為世界上十個通脹率最高的國家之一。諮詢機構和銀行也將阿根廷2018年的通脹預期上調至27.1%。去年,中國官方公佈的通脹率才7.5%

什麼概念?

阿根廷前央行行長Federico Sturzenegger去年年中曾說:如果人們1981年在銀行以定期方式存100比索,時至今日,僅值1.5分而已。” 

屋漏偏逢連夜雨,阿根廷今年還遭遇了幾十年來最嚴重乾旱天氣。國家經濟支柱農業收成慘澹,使得阿根廷更難減少財政赤字。

據有些文章說,阿根廷之所以陷入這樣的經濟困境,源自一個女人——貝隆夫人。

曾經也是土

人大經濟論壇公眾號的一篇文章曾說:如果說領土、資源和人口數量就是經濟發展的牌的話,阿根廷就屬於那種拿到2個王4個二的人。

領土:阿根廷國土面積近300萬平方公里,世界上排名第8,前面幾位先後是俄羅斯、加拿大、中國、美國、巴西、澳大利亞和印度,全都是響噹噹的大國。

資源:阿根廷氣候溫和,土地肥沃,擁有豐富的石油、天然氣、煤炭和鐵銀等多種礦產資源,人均可耕種土地面積接近美國的2倍。海產品、森林和淡水等其他自然資源也非常豐富。

人口:一戰前,阿根廷吸引了大批歐洲移民,因此文化和信仰上與西歐同根同源。是世界上最早有世俗的免費義務教育的國家之一。1910年左右,阿根廷人的識字率高達65%,比大多數拉美國家早了五十幾年。

在此“2個王4個二的好牌下,1900年,阿根廷GDP世界第91910年,人均GDP僅次於美國和英國,超過了法國,更加比義大利要高上1/3,也是當時世界上生活水準最高的國家之一。首都布宜諾賽勒斯被稱為南美巴黎。當時的美國電影中,有錢的外國人幾乎都是阿根廷人。

形勢一片大好。一戰時期,阿根廷保持中立,和平繁榮的環境又一次吸引了大批歐洲貴族移民。

1912年,阿根廷實施男性無記名投票選舉總統,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民主形式。

這就是當年的阿根廷。


紅色部分為阿根廷。圖/維琪百

軍人和文人交替上臺執

索羅斯曾說:凡事總有盛極而衰的時候,大好之後便是大壞。

阿根廷也是如此。廣袤的土地、豐富的資源、高素質的人口,讓本國經濟興盛繁榮。但那是19世紀末,第一次工業革命的熊熊烈火還沒有席捲南美。因此,阿根廷依舊以農業為主。來自歐洲的貴族移民們擁有豐厚的資本,壟斷了國家大部分土地,使得阿根廷貧富差距急速加大,民怨四起。

廣告
廣告

政府雖然鼓勵發展工業,但擁有資本的農奴主已經因為壟斷獲利極其豐厚,並不願意嘗試陌生、有競爭的新產業,工業化進程極其緩慢。

1930年,軍隊大佬發動政變,開啟了軍人和文人交替上臺執政的混亂局面。

貝隆夫人就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出場了。

阿根廷玫

貝隆夫人,本名艾薇塔,是個窮苦人家的私生女。生活在小鎮上,跟媽媽長大,被人嘲笑是野種15歲時,被來小鎮演出的歌手引誘,離開家鄉,去了繁華的首都。不幸,重蹈母親的覆轍,很快被負心漢拋棄。

年輕貌美的艾薇塔,開始出入聲色場所,以唱歌陪舞為生。逐漸成為知名的交際花,更主持廣播電臺節目。

1943年,阿根廷爆發軍事政變,貝隆上校成為政治新星。在一次為地震捐款的演講中,貝隆怒斥阿根廷貧富懸殊的現狀,希望進行民主改革,使窮人也過上安穩舒適的生活。貝隆的演講打動了貧苦出生的艾薇塔。她主動上前與貝隆結識,並從此成為他政治生涯中的左臂右膀。

她陪著貝隆全國各地巡迴演講,宣傳執政理念。女性更加溫情親切,在政治宣傳中有天生的優勢,加上她同樣出生底層,比貝隆本人更容易被民眾接受。

1946年,貝隆當選為總統,艾薇塔成為第一夫人,出任勞工部部長。當年,她僅為27歲。


圖片來自網

貝隆政府要求經濟獨立,高築貿易壁壘。為抵制國外資本剝削,把大量外企國有化。那些富有階層不屑於她的出生和批評她交際花的過往,更憎恨她在政策上的敵對。很多資金,因此離開了阿根廷。

對窮苦階層,貝隆政府大派福利,提高最低工資,強化工會特權。艾薇塔頻頻走訪福利院和貧民區,為窮人修住房、建學校、醫院、養老院等,大幅派發超過財政的福利。艾薇塔更為所有阿根廷女性爭取到了投票權,這是女權運動的巨大勝利。

阿根廷脫離了長期以來的自由經濟,國進民退,突擊式的成立了大量國有企業,壟斷了重要行業,讓國家短時間實現了工業化。但是國有企業的通病是缺乏效率、資源錯配,導致失業率上升,財政赤字更是長期居於高位。

打著一切以窮人為福祉的左派思想,實際上就是民粹主義,對自由市場經濟造成了極大的破壞。逐步壯大的軍隊和工會勢力,給阿根廷政局反復埋下了地雷。

這也是貝隆夫人被人詬病的原因所在。

值得一提的是,貝隆夫人在外交上有出色的表現。如文章一開始所說,她時尚端莊、美貌得體、神采飛揚。歐洲媒體把她稱之為阿根廷玫瑰苦難中的鑽石

可惜,很快,她便因子宮癌去世。享年33歲。

儘管人生短暫,卻在世界近現代史上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在後世為紀念艾薇塔的音樂劇中,最出名的那首《阿根廷,別為我哭泣》裡唱:

“ 阿根廷,別為我哭泣。

說句心底話,我從未離開大家。

即使當年任性墮落,我仍遵守承諾。

請勿拒我於千里之外!

名與利,我從不希冀。

世人以為我熱衷名與利。

名利,卻如夢幻泡影,難把問題解決。

解決之道,早在這裡為你鋪好。

我愛你們,亦希望得到回報。

貝隆政府執政時間雖短,中間還被推翻一次,但他們的福利主義思想卻影響至今。很長一段時間內,阿根廷政局混亂,一個政府執政沒多久,就被另一個政府推翻。各屆政府都以福利來收買人心,致使財政赤字居高不下,阿根廷的輝煌不再。

但是,歷史有其必然性。極度的貧富分化,必然會引起民粹主義高漲。不是貝隆和艾薇塔,也會是其他人。就如希特拉、特朗普、意大利民粹政黨上臺,根源都是如此。

與其說,貝隆政府改變了阿根廷,不如說,阿根廷的民眾選擇了貝隆政府來對貧富分化現狀做出改變。個人,在歷史的大潮流中,能起得作用並不太多。


以貝隆夫人為頭像的比

(本文經由博客艾瑪授權轉載,並同意BusinessFocus編輯文章與修訂標題。文章內容為博客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Text & photos: 艾瑪

Share to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