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區國安法】「港區國安法」穩定香港經濟?羅家聰:金融中心變新興市場!

【港區國安法】「港區國安法」穩定香港經濟?羅家聰:金融中心變新興市場!

Finance Investment
ByCally on 13 Jul 2020 Business Reporter

中國早前通過「港區國安法」,外界擔心香港的投資環境因此受到影響。《CNBC》報道近日引述專業人士指出,關注社會意識的ESG投資者(Environment, Social, Governance)可能會在香港實施「港區國安法」後,重新評估是否將資金投入香港。不僅如此,專家評估,或有大型基金就「港區國安法」重新調整在港的投資協議與其運作方式。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或將受到影響。本網邀請到經濟分析師羅家聰博士,就「港區國安法」對香港經濟的影響進行討論。

BusinessFocus
Photo from BusinessFocus

「港區國安法」或加速香港失金融中心地位

羅家聰認為,早在「港區國安法」未實施之前,香港市場早已出現變化,由一個「世界窗口」變成一個新興市場,而這個變化與中國的經濟政策與外交關係有莫大關係。「中國這幾年打貿易戰,和外國的意識形態有衝突。再追溯遠些,中國實施『一帶一路』擴張政策時,已和其他國家的價值觀出現矛盾,令別人開始撤退。當其他國家『去中國化』,中國亦去『西方化』時,香港是什麼?」他認為,香港曾經是中國與西方貿易的一個橋樑,當中國與其他西方國家開始排斥對方時,橋樑的作用變得不大了,而「港區國安法」實施後,更加速了這個變化。

如果你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你是一個公平的平台去讓大家做交易,但當別人認知你背後代表中共的利益,你是她的代理人時,他們會覺得你不是(提供)一個對等的玩法。如果你是一個新興市場,你背後有沒有中共利益便不重要了,但投資者不一定要來香港,印尼、菲律賓任何一個會增長的地方,投資者都一定來。」羅家聰強調,香港過往的優勢在於她是一個資產管理中心,投資者)可以安全地將資金放在這裡,而「港區國安法」將令這個金融中心的公平性受到質疑,外資很可能將資金轉移,「資產管理中心你不做,倫敦、瑞士、蘇黎世、紐約很多地方都有,香港有什麼買?只有股票,還是中概股!」

美國取消香港特殊待遇的可能性有多大?

全國人大通過「港區國安法」決定,為香港引入國家安全法律機制,事態上升至中美角力層面。對外資來說,香港是外資開拓亞洲巿場的較佳落腳點,美國亦給予香港眾多特殊待遇,包括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可設立雙方關係和自由兌換貨幣等。但「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或進一步失去自主權,影響其在金融市場的獨特性。美國眾議院早前通過《香港自治法案》,市場不少聲音擔心美國會取消香港特殊待遇,而第一步就是制裁匯豐。

Wikimedia
Photo from Wikimedia

廣告
廣告

他(美國)未必很大規模制裁,傳會制裁匯豐,如果制裁匯豐,差不多整個香港都取不到美金,徹徹底底玩死香港。」羅家聰表示,現時美國仍未會走這一步,除非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大選中可以落後,意識自己的支持度比拜登拋離20%或以上,他就有機會大報復,「見到國會(香港自治法案)簽了,拖幾日都沒有反應,反應美國在這個時候不是很想制裁。(特朗普)這人很狡猾,經濟復甦、市場向好,股市升到差不多投票,他就出『重拳』,令選民覺得他比拜登更加敢去制裁中國。」羅家聰說。

法例加快資金、人才流失? 恒指高開難反映民心 

羅續稱,「港區國安法」對香港經濟的影響是長遠而緩慢的,資金會不斷流失。「之前走的都是商界、投資界、長線FDI,現時再走的(都是年輕人才),因為多了幾個地方為香港人提供護照,本來資產不多,但他有才能,相對年輕,那些人會離開,他們不會帶走很多錢,但會令到香港生產,尤其是服務業那部份成問題,會變得更差。」

羅家聰認為如果以「長錢」計算,市場早由2015至2016年(「佔中」之後)開始變化,由增長高變增長低,增長低變無增長,甚至收縮。「短錢」雖然難以分析,如最近「托市」不斷有資金流入,但這些都是「投機」,如果以民間儲蓄來看,近幾年有減慢的跡象,「(政府)死撐說存款增長,當然增長因為你GDP絕對值有增長,你每個月出糧有儲蓄,但你增長得比別人慢,相對來說就有個流走,其實這是可以推測的。」他表示恒指高開難反映民心,而法例將加快資金、人才流失,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勢不保。

記者:張可怡

攝影:李炳芳

Share to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