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經濟圈】也談「黃色經濟圈」(二)—重新拓展香港的經濟腹地?|BF專欄

【黃色經濟圈】也談「黃色經濟圈」(二)—重新拓展香港的經濟腹地?|BF專欄

Bloggers

香港「黃色經濟圈」討論,主要論及三點:第一,如何認證黃店;第二,如何發動消費戰,如何支持黃店、杯葛藍店;第三,如何化解黃店食物質素未如理想與守護政治理念之矛盾,這多少暗示,現今「黃色經濟圈」論述多只聚焦於飲食業

15845844122577Copy-of-Instagram-Post-Frame-3

作為買辦社會,香港民眾的特點,是較擅長實現各種手段而非思考宏觀目標。如何化被動為主動,令「黃色經濟圈」走得更遠,令香港社會得以發揮更大力量,似乎仍非討論重點。在此拋磚引玉,嘗試提出有關「黃色經濟圈」未來發展方向的三大想像。

第一個方向,是藉由「黃色經濟圈」,實現「民間自治」。從廣義定義看,「政府」之義,是集結社會資源(稅收是方法之一),然後按某種標準,重新分配資源,以滿足社會不同需要。香港政治風波難以平息,其重要原因,是政府表現不得民心,難獲社會信任。在此情況下,香港社會民眾如要進行長期戰,堅守某類價值觀,便不應等待果陀式地等待奇蹟出現。香港民眾若能透過crowdfunding 與crowdsourcing 方式,結集人力﹑資本﹑物力,然後再自訂標準重新分配資源自行解決社會問題,這已形同公民自設「第二管治梯隊」,「民間自治」意即在此。2019年年末,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客座助理教授陳文珊梳理近年有關香港未來出路的政治思想時,便指出,「民間自治」構想,與「反送中運動中最令世界嘖嘖稱奇的『無大台』作法」相呼應﹑具可塑性

第二個方向,是藉由「黃色經濟圈」,保育本土文化。「大陸化」向來是香港社會焦慮重要根源,從香港電影《十年》之誕生乃至「三中商」壟斷香港書市「普教中」受香港社會熱議,處處可見這種焦慮。香港社會若能結集各方資源與力量,自行建立自主的融資、生產﹑發行﹑營銷一條龍商業生態系統,為本土文化提供生長土壤,便將大有可為。

第三個方向,是藉由「黃色經濟圈」,重新著力拓展香港的經濟腹地(economic hinterland)。過去半年的社會抗爭「國際線」,已令不少港人意會到,香港也是世界的。香港號稱「亞洲國際都會」,但其經濟腹地卻日漸縮窄至中國乃至「大灣區」﹑國際色彩日淡。香港社會應當如何結集力量,如何協助香港本土企業於東南亞﹑美歐等地擴展商業版圖,同樣值得思考。

廣告
廣告

下篇文章會續談實現以上願景的具體方法。

(原文FinMonster Blog 較早前發表)

(本文經由博客FinMonster鄭文耀授權轉載,並同意BusinessFocus編輯文章與修訂標題。文章內容為博客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Text & photos: FinMonster鄭文耀

 

Share to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