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經人】量寬疑團不難解 穩住短息買短債|羅家聰專欄

【一名經人】量寬疑團不難解 穩住短息買短債|羅家聰專欄

Bloggers
By羅家聰on03 Feb 2020

過去兩週幾個主要央行都開過例會議過息,全部維持不變。不過,政策不只息口,還有量寬的買債規模。日本長年在買但無效果,市場亦不理會;而歐、英則早已停手。最怪是美國:自10月起儲局持債持續回升。要是寬鬆,當局實可大條道理宣佈QE4,因鬆章目的就是要讓市場知道後肯使錢,無必要鬼鬼祟祟;何況特朗普應求之不得。

然而,鮑威爾明言這非量寬。量寬由伯南克發明,他有下定義的,現在就來看看。

量寬的第一條件是大手買債,但卻要以狂印銀紙來買。固然在當今電子化年代下,「銀紙」是指貨幣基礎,亦毋須真印出來,計價上寫大條數即可。的確,近四個月來,貨幣基礎和儲局持債均同步同速地回升,升速雖不及之前量寬,但說是大手未嘗不可。

羅家聰
Photo from 羅家聰

量寬的第二個條件是要買長期債以壓低長息。此說源起是量寬本為零息後的政策,既然短息已零,量寬要做的自是壓低長端,令整條孳息曲線皆貼近零。不過觀圖所見,是次買債其實是大手買bills,皆一年期或以下;兩年期或以上沒怎增持,至於卅年期的MBS更見減持。如此一來,儲局實是壓低短息;長債總持稍減下,同時在推高長息!

何解要做這些?記得9月時隔夜回購息曾飆至9厘,當時市場短線資金顯然短缺。若要紓緩短暫水緊但不欲寬鬆,央行會以沖銷式的常規市場操作,即放水之餘亦買債。儲局放短水後,回購息確穩定下來,但同時買短債令儲局資產增加,件事就此簡單。

Licensing
Photo from Licensing

市場指聯儲局偷偷放水,顯然是美麗的誤會;鮑威爾是否鴿得如此大家早有眼見。息遠未近零,何須QE4呢?

羅家聰

facebook.com/kachung.law.988

(本文經由博客羅家聰授權轉載,並同意BusinessFocus編輯文章與修訂標題。文章內容為博客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Text & photos: 羅家聰

Share to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