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專欄】經濟與政治(二):續以港交所倫敦收購案為例

【BF專欄】經濟與政治(二):續以港交所倫敦收購案為例

Bloggers
By鄭文耀(Jess CHENG) on 08 Oct 2019

有讀者曾在文章〈政治如何影響經濟〉指出,經濟與政治猶如連生嬰。於現實世界之中,經濟學的道理其實都需透過政治經濟學(political economy)視角理解。我們也曾在文章〈論自由與經濟發展之關係(二): 自由作為經濟增長動力〉談剛過世﹑提出「世界體系理論」(world system theory) 的美國著名學者華勒斯坦(Immanuel Maurice Wallerstein)的基本觀點,即國與國競爭不離資本之爭奪。縱合兩點,我們其實可以說,英國倫敦證交所拒絕接受港交所提案其實是國家安全思維使然的政治決定。

李小加在網誌解釋為何放棄收購倫交所
Photo from 李小加網誌

一般人可以隨便說「我討厭政治」,但商人卻難以如此,他們決策之時往往難以撇開政治考量。新近案例,是全球最大鐵路列車生產商﹑中國國企中國中車(CRRC)位於美國芝加哥的製車廠最近落成。中國中車耗資上億在美國設廠,本意是為贏取芝加哥與華盛頓等大城市的地鐵列車生產合約。不過美國國會認為,中國中車一旦成為美國大城市列車重要供應商,或會由此方便中國監視美國人之日常生活,國家安全與經濟利益會繼而受害,故此在準備通過法案禁止中國中車在美經濟活動,此舉已得到白宮支持。

Licensing
Photo from Licensing

對於政治如何影響一般經濟商業活動,香港商人乃至香港人應已不感陌生。於2018年年底,澳洲政府拒絕批准香港富商旗下江集團(CK Group)收購該國最大的燃氣及管道公司APA集團,主要原因是該國政府警戒中國在澳洲之勢力擴張以防澳洲國家安全受損。在同年2月與8月,澳洲也曾為抵抗國內的中國因素而收緊電力﹑農業﹑通訊網路投資政策規定。今年4月底,曾為前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掌有﹑現已被中國國企中遠海運收購的香港企業東方海外也因美國政府向之施壓而需要出售美國加洲長灘港(Long Beach Port),美國政府擔心東方海外背後的中遠海運之潛藏議程會危害國家安全。今年夏天,香港外資企業匯豐銀行大中華區與國泰航空CEO均需離職亦已引發不少政治忖測。

港交所(388)股價日線圖
Photo from investing.com

廣告
廣告

早在倫敦證交所正式回絕港交所收購計劃之前,Bloomberg 報導已提到,英國政府官員會審視港交所提案對英國國家安全的潛在影響。事實上,倫敦證交所聲明對港交所的董事會結構乃至香港特區政府在其背後角色不無保留。香港政府是港交所的最大股東,港交所董事會共有13位成員,其中6位之任命需經香港政府核准,故此港交所背後的中國因素不免會引起猜疑。博大資本國際有限公司的行政總裁受訪時說得更明白:「從外界角度看,經由作為中國特區的香港收購,與經由中國收購無異。」更重要的是,倫敦證交所亦曾嘗試與德國證券交易所(Deutsche Börse)合併,但最終也因政治理由而無法成事。Fortune 9月底文章預計,港交所不會因倫敦證交所回絕而罷休,展開惡意收購很可能會是港交所的下一步行動。不過至近10月中,港交所高調對外稱,因倫敦證交所「反應不積極」,故此會「忍痛放棄」收購計劃。

無論如何,我們或可從中得到的一個結論,是香港作為國際商業都會,其社會氛圍若然繼續不重視社會科學與人文學科研究與知識,這對處於變化愈加無常之國際環境中的香港將會有害無益。

(原文FinMonster Blog 較早前經已發表)

(本文經由博客FinMonster授權轉載,並同意BusinessFocus編輯文章與修訂標題。文章內容為博客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Text & photos: FinMonster

Share to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