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問功課】教育平台掃亞洲八地、吸300萬學生,90後港青憑「問功課」APP創過億商機

【線上問功課】教育平台掃亞洲八地、吸300萬學生,90後港青憑「問功課」APP創過億商機

Startup Business
Bychun on 20 Apr 2020 Senior Editor

新冠肺炎令人擔憂的同時,也為商業模式帶來改變契機,如像疫情導致停課潮出現,令不少世界各地線上教育平台吸引市場的目光,作為港產初創、的Snapask也是其中一份子。Snapask最近宣布完成B輪融資,得到來自幾間東南亞投資公司支持,外界相信其估值至少高逾15億港元,而這間在短短5年時間內把業務擴至亞洲八個地區,以及學生用戶數達300萬的初創是由九十後青年余佑謙所創辦。

Snapask
Photo from Snapask

Snapask於2015年成立,雖然現時是線上教育平台,但業務是靠手機應用程式為學生提供一對一「問功課」服務起家,故曾被外界視為學界版Uber。Snapask的理念是余佑謙無意之中想出來,其後由來要由2012年說起,當時余佑謙剛從大學畢業,於是到了銀行從事負責基金管理工作,但慢慢發覺這份工作不適合自己,於是想要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由於自己在讀大學的時候已經做兼職替別人補習,於是選擇業餘時發展副業,上網拍片分享讀書心得,或是在網上解答學生的疑問。

久而久知學生愈來愈多,每日都會有人在網站發訊息提問,於是余佑謙決定想創立一個應用程式(APP),讓作為用戶的學生遇到讀書難題時,只要經程式上傳有關題目的照片,就可跟導師即時以一對一形式「問功課」,過程通常約為15至20分鐘,當學生再有問題時,就能經程式找另一位導師去解答,模式如像Uber一樣;導師每解答一題就能賺取6至7元,當然他們是經過審核,質素亦受到監控。

Snapask
Photo from Snapask

余佑謙稱:「其實很多事都是順利成章發生,那時我開始找朋友寫APP,好簡單的APP,就是Snapask初型。其實理念好簡單,學生上課一般不敢問問題,怕影響其他人,怕別人覺得自己很『白痴』,到討論區問人,第二日先會有答案,容易令人意志消沉,白白浪費對學習的興趣,於是才想到做一個APP幫助學生,而非為創業才去做初創。」

當然創業路總是充滿挑戰,余佑謙在建立Snapask之前曾日做「三份工」,他稱:「每日拍片,剪片,解答學生問題。朝早上班,夜上回家繼續拍片,以及處理開發APP的東西。那時工作明標目確,也很享受,到了2014年就辭職不做,全心投入創業。」因為看好教育市場,餘佑謙也曾試過開補習社,但最後了解到Uber線上模式如何改變消費者的體驗,他道:「Uber對我的啟發是,用戶習慣明顯改變,不斷追求便利性,這種方便應用在教育、求學之上亦同樣可以。」

廣告
廣告

Snapask
Photo from Snapask

當開發應用程式的階段已過後,余佑謙想要把業務擴大時,就需要得到投資者支持。雖然現時Snapask已經完成B輪融資,更獲台灣活水資本、新加坡Asia Partners領投及韓國Intervest等投資者支持,但尋找投資者的過程可謂充滿「挑戰」。

余佑謙坦言:「創業沒有人教,很多東西都是自己去搵,去摸索,起初我甚麼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有多少學生,由於沒有知道很多,自然受盡投資者白眼,對方會質疑為何要投資你而非找中國的大企業,有時對方會說些你不懂的專業名詞,例如是LTV/CAC (客戶全生命週期價值/客戶獲取成本),我幾乎一頭霧水,只感到自己很沒用、很羞愧,但既然是不懂就回去尋找答案,下次就會知道。」

Snapask
Photo from Snapask

由於樂於學習,令余佑謙在過程期間「自學」怎樣去經營公司、爭取投資者支持,加上本身Snapask有發展潛力,結果他在15年之時找到天使投資,在之後幾年就開始進軍台灣、韓國等多個東南亞國家,對於公司未有積極開發中國市場卻又能殺出血路,余佑謙解釋:「每個人都專注自己的市場,內地市場一定有好多公司做類似的東西,好多機會,我們先專注香港台灣,再發展東南亞市場,我覺得加起來,機會是比內地大,這也是我們現在做得不錯的原因。」

當然凡事絕非一帆風順,余佑謙在進軍日、韓市場時,因為不清楚當地補習文化,而遇上「滑鐵盧」,不過後來也慢慢克服各種問題。如今Snapask已經涉足港、台、星、馬、印、泰、日、韓八個市場,業務也由「問功課」發展為一個多元的線上學習平台。對於未來發展,餘佑謙坦言:「我們不是為融資、燒錢,我們比較踏實,不想做教育界獨角獸,而是想做教育界犀牛,穩重一點,好打一點。」

Text by BusinessFocus Editorial

Share to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