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國學思想看善治(一):讀《管子》【FinMonster專欄】

從中國國學思想看善治(一):讀《管子》【FinMonster專欄】

Bloggers
By鄭文耀(Jess CHENG) on 04 Nov 2019

在過去數月,分析香港時局的評論近乎泛濫,筆者也曾湊熱鬧撰文談人權與經濟之間的關係。但這些評論都以西方政經哲學觀點切入書寫,對經常號召大家「警惕外國勢力」的中國政府而言,這類觀點自然對構建「和諧社會」無益。故此筆者響應國家號召,在接連三篇文章之中會以中國國學博見分析香港管治問題。

此時此刻筆者所推介的國學經典當選《管子》。管子何許人也?他正是中國春秋時代名相管仲。管仲曾在戰國時代輔佐齊桓公﹑推行「尊王攘夷」改革﹑成就齊桓公霸業。後來無人不識的名師事諸葛亮在隆中隱居時曾自比管仲。《管子》基本上是管仲的管治哲學匯編,於此紛亂大時代,自然值得重溫。

不過,《管子》並非全然出自管仲手筆,更準確地說,此書乃為後世借用管仲思想與治績探討管治之術的集體創作,如台灣學者張鴻愷所指,大部份學者傾向認為,《管子》是稷下學宮時期之作。稷下學宮事實上是中國歷史之中首間國立高等學府,其源起可追溯至齊桓公時代。稷下廣納百家之學,崇尚自由講學與著書論辯。

《管子》廣集百家思想,內容融匯道﹑儒﹑法﹑墨﹑名﹑兵﹑陰陽﹑理財﹑政治﹑農﹑醫家之言,是龐雜之書。我們將會見到,《管子》內容不離道德現實主義(moral realism)觀(另可參閱台灣學者論文〈道德現實主義初探〉)。人的本性如何固然會受一眾學者爭論,但重點是,《管子》著重學以致用的實用主義精神,書內探討政治道德議題非為於象牙塔內享一時知性之樂,而是為求行之有效的治國良方。更有趣的是,《管子》所述與「社會契約」﹑「共同體」等西方思想概念不無相通處,筆者會在以下兩篇文章與大家分享更多。

廣告
廣告

(原文FinMonster Blog讀者呂文所撰寫,較早前已經發表,得作者同意下上載)

(本文經由博客FinMonster授權轉載,並同意BusinessFocus編輯文章與修訂標題。文章內容為博客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Text & photos: FinMonster

Share to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