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解協議】高等法院民事訴訟的和解與執行|梁浩然律師專欄

【和解協議】高等法院民事訴訟的和解與執行|梁浩然律師專欄

Bloggers
By梁浩然律師 on 27 May 2020

上回從高等法院開展民事訴訟為例, 得知首階段提交狀書(pleadings)程序便大量涉及法庭的登記處、書記處和會計部,所以本港曾經因為疫情關係關閉登記處等,便導致訴訟程序一度停頓。經過提交狀書之後,便到「文件透露」(discovery of documents)的程序,也涉及雙方須向另一方透露所管有哪些與案有關的文件,並以清單形式透露,也須容許對方查閱。

正式展開訴訟所花費的時間和金錢不菲,皆因涉及的大量法律文件往來、事實依據的陳述,且須對相關法律條文有深厚認識,當然最好的方法是聘請專業的律師做好準備,而雙方完成法庭排期審訊之後,審訊前的程序便告完成。案中各方必須在審訊當天準時應訊,證人亦應出席。法院地下大堂的告示板會顯示有關案件在哪個法庭審訊。

Internet
Photo from Internet

在審訊中,法官會聆聽證人的證供及訴訟各方的陳詞(submissions )。如需要其他資料或證據,法官或會把案件押後至另一日期繼續審訊。審訊完結時,法官可於當天宣告判決,或於稍後的日期宣讀或發下判決書(judgment )。

訴訟之外,司法機構一般建議考慮包括調解(mediation)或私下進行協商(negotiation)以解決爭議,所涉費用將會較少,調解員會在過程中協助訴訟各方就彼此的爭議達成和解,調解並無約束力。事實上,法庭在排期之前,將要求雙方填寫「調解證明書」,問及是否有意循調解途徑解決爭議,法官若在審訊後認為訴訟人無理拒絕參與,可以作出對其不利的訟費令。

而訴訟之中,如案中各方在過程中願意和解,法官會按照和解協議(settlement )作出法庭命令,若在審訊開始前達成和解,則可以把一份終止訴訟通知書或協議條款的同意令送交法院存檔,在審訊中也可向法官申請按照和解協議條款作出命令,由於法庭介入,和解將相對前述的調解和私下協商具有約束力。

若在取得判決的前提之下,但判定債務人卻沒有遵從法官的判決,則判定債權人可向法庭申請強制執行判決,由執達主任或俗稱的執達吏(bailiff )藉扣押被告人的財產執行判決。

廣告
廣告

值得補上一筆的是,高院除了處理嚴重刑事案件之外,某些民事案件,例如涉及誹謗或惡意檢控等訴訟,案中任何一方均可選擇把有爭議的事實交由陪審團認定。《基本法》第八十六條表明:「原在香港實行的陪審制度的原則予以保留」。陪審團制度是香港法律體制中的特點之一,來自不同背景、年滿21歲但未滿65歲的香港居民,會在庭上聽取證供並對案件的事實作出裁斷。在死因裁判法庭進行的某些死因研訊也需要選任陪審團,但只須有5名成員。而香港司法機構中角色極為重要的高院,介紹也告一段落。

香港司法機構之五

(本文經由博客梁浩然律師授權轉載,並同意BusinessFocus編輯文章與修訂標題。文章內容為博客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Text: 梁浩然律師

Share to Facebook